坎城烏龍的壓軸,應該是三個之中最心驚膽跳的。

 IMG_5778.JPG

之前如果大家有看到一些有關坎城的報導,就會知道我的坎城之行,其實是不斷的「趕場」。

所以,在台灣之夜的隔天清晨,我們就必須搭機返台了。

 

我們預備坐清晨六點四十的班機,先從坎城飛到巴黎轉機,然後回到台北,因此必須在五點前抵達機場Check-in,我、小潘與Billy和鄔裕康住在兩個不同的飯店,因此決定直接約在機場會合。

 

我和小潘在清晨四點半左右,就已經搭乘接送專車抵達機場,我們在大廳左顧右盼的找尋Billy和鄔裕康的蹤影,卻一直等不到人,打他們的手機,也總是沒有人接,一直到了當地時間已經五點多,我只好打回台北的辦公室,請同事幫忙聯絡他們下榻的飯店。

 

同事急忙打電話到飯店,但是飯店櫃檯的人員認為這個時間實在是太早了,不方便打擾住宿客人,不願意幫忙接線,最後,在公司另外一位外籍同事的溝通和拜託下,櫃檯人員才相信事情緊急,把電話轉到房間,但,電話還是沒接通!

 

 

這實在太奇怪了。

我心想,該不會是Billy和鄔裕康在路上被搶劫了吧?

 

眼看著登機時間已經進入最後讀秒,我的兩位經紀人憑空消失了,更慘的是,我的護照放在他們那裏保管,即使我想先返台也沒有辦法,另一方面,內心也真是七上八下的擔心著他們的安危。

 

而在另一端,那通好不容易打到飯店房間卻沒接通的電話,默默的發揮了功能,總算讓這兩位失聯人從不省人事中驚醒!

 

他們驚醒之後,發現時間已經是清晨五點,手機滿滿的都是未接來電,而且因為手機設定的時區自動跳回台北時間,所以原本預設好的鬧鐘也失去作用。

bluelan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4) 人氣()